行业动态 | 专题报道 | 市场营销 | 市场行情 | 终端传真 | 城市营销 | 分析报告 | 糖酒会 | 人才市场 | 会展信息 | 法律法规 | 《新食品》
   如何找?
您现在的位置是: 资讯中心首页 -> 市场营销 -> 营销探索 -> 正文

-三雄角逐 山城啤酒未来路在何方?
糖酒快讯   2010-05-18 11:18    
 

4月13日,重庆啤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啤”)发布公告,决定出让12.25%的股权,公开征集境内外业内投资者。

4月30日,重啤再发公告称:截至4月28日,百威英博、华润雪花和嘉士伯,均已向重啤集团求购其12.25%国有股(5929.46万股)。同时,这3家企业也都符合公告中提出的条件。

一场围绕重啤股权的争夺战正在打响。

重啤何以有此突然之举?谁又将换得山城美酒?

暂时没有人能给出答案。

宿怨 雪花VS山城

入夜后的重庆,大排档是整个城市最闹热的地方之一。

借着一杯杯冒着白色气泡的啤酒,无论达官富贾,还是贩夫走卒,都能在此时此地被还原为最真实的模样。

“山城啤酒,知心朋友”。正如这句广告词说的那样,从诞生之日起的50多年里,山城啤酒(重啤旗下的品牌)成了大多重庆人的最爱。其实它并没有特别的味道,但“其它牌子的啤酒喝起来,总感觉有点不对味,不亲切。”在一家外贸公司上班的郑欢说。

陈玉红比郑欢有着更深的感触。她是一家外地品牌啤酒的促销员,每天下午开始,她便固定在一家酒楼里促销。在多数时候,她会遭到食客的拒绝,“我们只喝‘山城’。”偶尔也会有食客说,“试试你这个牌子吧”———这也是最近几年才有的事儿。

重庆人对“山城啤酒”的执著,让外来品牌只能望“渝”兴叹。

譬如,参与求购重啤股权转让的华润雪花啤酒(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润雪花”),便觊觎重庆市场许久。

2002年,借与四川最大啤酒企业蓝剑啤酒合资的机会,华润雪花曲线杀入重庆市场。

一开始,华润雪花砸下了3000多万元的营销费用,广告铺天盖地,赠送的礼品也花样繁多。同时,华润雪花还以高价买断一些餐饮店的啤酒专场促销权,和山城啤酒展开对垒。

在短短一个多月后,重庆一半以上餐馆的酒水单上,冒出一个新牌子———雪花。

而与此同时,在餐馆里或者大排档,围绕酒水促销产生的纠纷不断,甚至演变成打架斗殴。纠纷的主角正是山城啤酒和雪花啤酒的促销员。

如果将视野再放大一点,你会发现,在川渝两地,类似的矛盾不断发生。譬如,在四川某市,两品牌啤酒的暗战升级,最终由当地政府主要领导出面协调,才算平息。

消耗战谁都不想看到,但却无法避免。

 

争夺 嘉士伯百威参战

雪花的战果并不理想。

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目前,重庆啤酒旗下的山城啤酒等品牌,依然占据着重庆市场近九成的份额。

相比而言,嘉士伯啤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士伯)的入渝之路,就顺畅许多。

事情要从2004年说起。当年,纽卡斯尔用5.25亿元买入重啤19.46%的股份,成为其“二当家”。4年之后,纽卡斯尔的交椅拱手易主。

2008年,嘉士伯与喜力啤酒联手收购纽卡斯尔,得以分享纽卡斯尔在中国的资产。随后,重庆啤酒17.46%股权顺利转入嘉士伯名下。

至此,重啤的第二大股东正式改姓“嘉”。而重啤集团因持有公司15608.8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2.25%,稳坐头把交椅。此番重啤出让股份,嘉士伯的当仁不让也在情理之中。

而在股权竞购者名单中,百威英博集团的出现,让业界颇有些意外。

上个月中旬,这家全球最大的啤酒酿制商,刚刚在四川资阳为自己的啤酒生产基地奠下基。这个计划明年6月投产的年产量30万吨基地,是百威破题西南市场,兴建的第一个生产基地。

然而,还没在西南地区站稳,就急忙加入重啤的股权之争,百威渴望在西南市场分一杯“羹”的迫切心情,路人皆知。百威英博西南区销售总裁何耀枝说:“拥有2亿多人口的西南地区一直是我们在中国拓展业务的重要市场。”

如今,重啤这杯美酒,正被三大巨头虎视眈眈地死盯着。

到底谁能喝个痛快?

三足鼎立 百威不被看好

“心急”的百威英博,是最不被看好的一个。

“三家竞购方中百威英博胜出的可能性相对较小。”国信证券分析师黄茂认为,按照业内一般股权出售最低价格的估算方法,取重啤转让股权正式公告前的30个交易日的平均价格为24.85元/股,如果收购5929.46万股,竞购的底价至少应为14.7亿元。但早前英博经过收购AB啤酒、整合百威两战,资金“大出血”,至今债务缠身,“要拿出14.7亿元来竞购标,可能有点艰难。”

焦点集中在嘉士伯和华润雪花身上。

事实上,谁赢得了重啤,谁就拿下了西部地区一整片市场。

在沿海地区投资失利后,1992年,嘉士伯把目光转向当时还一片沉寂的西部地区。

经过5年的厮杀,嘉士伯已成功抢到了云南、甘肃、青海、新疆等市场。每年,它们为嘉士伯中国公司贡献了占总产量61%的啤酒产量,和占总利润46%的利润。

嘉士伯亚洲区高级副总裁王克勤表示,重庆的啤酒消费量很大,是一片非常有吸引力的市场,嘉士伯的西部总部甚至中国区总部,都可以搬来重庆。在去年的重庆市长顾问峰会上,嘉士伯啤酒集团总裁韦耀国也透露过,希望让嘉士伯实现重庆本土化生产的意愿。

虽然华润雪花在四川的大部分地区有自己的地盘,但迫于嘉士伯在周边的围攻,仍处于“四面楚歌”之中。而在重庆,华润攻坚8年,也只是一直徘徊于区县小市场,主城区无缘涉足。

重庆市啤酒协会负责人认为,重啤在重庆辛苦耕耘多年,在梁平、合川等不少区县都建起了生产基地。一旦拿下重啤的这部分股权,华润雪花可能会借机整合重啤各大酒厂,杀入重庆市场,在把成渝两个市场打通连成一整个片区后,再联合华东市场,绘出一副“通吃”长江流域的市场版图,“到那时,它就有了和嘉士伯抗衡的资本了。”但是,假如股权被嘉士伯摘走,那华润雪花在西部将被彻底围困。

所以,华润雪花比谁都希望能够一举拿下这个机会,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这样一来,竞购重啤出让的股权,对华润雪花和嘉士伯而言,都是走好西部市场最为关键的一步。

政策红线 嘉士伯的难题

眼下,嘉士伯因为手握重啤部分股权,成为三个竞争者中最被看好的一个。若它摘得这部分股权,便可以29.71%的股份,成为重啤第一大股东。

可公告中称,股权接手方须处置重啤未上市资产约80万吨产能。分析人士认为,这部分资产以后不管是剥离还是整体上市,在监管和审批上,对于外资身份的嘉士伯来说都是个难题。

横在嘉士伯面前的,还有一道不知如何跨越的政策红线。

当年,纽卡斯尔在购买重啤的股权时,双方曾签下限制股权比例的协议:“未经重啤集团同意,纽卡斯尔所持重啤的股权不得以任何方式超过25%。”当买下纽卡斯尔后,这条底线的约束力便转移到嘉士伯身上。

“受制于客观环境限制,嘉士伯不一定能控股重啤。”王克勤表示。

不过,也有不同的声音。重庆啤酒董秘邓玮承认与纽卡斯尔有“持股25%”的协议,但与嘉士伯却没有签署类似协议。“嘉士伯在收购纽卡斯尔持有的重庆啤酒股权后,是否应承接原有协议,我并不知情。”邓玮说。

4月14日,《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做好利用外资工作的若干意见》颁布,新一轮利用外资的热潮即将开始。

“国务院刚颁布了进一步利用外资的意见,现在很多领域都要放开。”重啤的母公司重庆轻纺控股集团董事长杨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外资持有重啤的股权比例不得超过25%”的限制或许可以打破。

这两个说法,对嘉士伯而言,显然是个利好。不过,记者并没有在相关部门得到证实。

作为内资,华润雪花不仅有审批过程的优势,限制性条件比嘉士伯少了许多。此外,华润雪花还找来华润创业和全球第二大啤酒企业SAB Miller联手收购,其雄厚的资金实力,让华润雪花有底气豪赌一把。

 

 
责任编辑:丁丁 编辑:丁丁 来源:中国食品饮料网
本信息仅供参考,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我要评论  推荐给朋友   打印 【关闭
  相关链接
关于糖酒快讯   成功案例   网站导航   诚聘英才   刊登广告   服务项目   联系我们   建议投诉   帮助
成都九石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站通用网址: 糖酒快讯  食品通  网上糖酒会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 川ICP证B2-20050271
客户服务热线: 028-86065777 028-88883198
传 真:028-86069555 客服邮箱:tjkxserve@126.com
投 稿:tjkxinfo@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