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白酒大全 | 食品资讯 | 商务中心 | 视频中心 | 报告 | 糖酒会 | 微博 | English | 资讯通 | 客服中心
获取登录状态...

达能缘何17.64亿元清售汇源股权?

7月28日,法国达能宣布向私募基金软银赛富(SAIF Partners)以17.64亿元(合2亿欧元)的价格出售所持汇源果汁的22.98%股权,此价格稍低于此前达能的估价。晚间,汇源果汁于香港联交所发布公告证实此消息。据悉,此次与汇源分手是达能继07年达能与光明分道扬镳,与蒙牛的合资项宣告终止,终结旷日持久的达娃之争后的又一次在华资本退出,此番出售汇源股权,汇源生意是赔是赚?达能到底又是打的什么“算盘”?

1
达能:清售汇源股权 意欲何为?
达能在中国未来瞄准独资经营

世界食品业巨头法国达能集团与中国合作伙伴再度“婚变”。7月28日,达能和汇源果汁先后对外宣布,达能已将其所持汇源股份约3.37亿股(占汇源总股本22.98%)出售给赛富亚洲投资基金管理公司,交易价格为每股6港元,成交金额约20.24亿港元。

据媒体报道,达能与汇源分手后,达能集团企业传讯部副总裁Laurent Sacchi表示,在26家中国工厂中,99.7%已是达能独资。达能集团联席首席运营官范易谋亦曾表示:“(未来在中国)达能不会收购和寻求合作方。”

  此前数年,达能与娃哈哈、光明、蒙牛等中方合作伙伴先后分道扬镳,与汇源分手后,种种迹象表明,达能未来在中国的目标是独资经营。

  保本退出汇源

  达能投资汇源成本总计20.44亿港元,与赛富亚洲投资基金管理公司20.24亿的转让金额相较,仅属保本。 

  4年前,达能加盟汇源,四年的时间里,达能在汇源的一进一出是赔是赚?对此,市场上说法不一,比较多的看法是,达能此次属于保本离开汇源。

  据多家媒体报道,此次达能退出汇源,并未像有的股权转让行为一样,是在赚得钵满盆溢后的“胜利大逃亡”。

  达能投资汇源成本总计20.44亿港元,与赛富亚洲投资基金管理公司20.24亿的转让金额相较,仅属保本,此外有业内人士指出,如计算上时间及其他成本,盈亏就更难下定论。

  据公开报道,早在2008年可口可乐确定收购汇源果汁的时候,达能就已经分批把安排在汇源果汁的其他人员全部撤出,仅有秦鹏还在汇源果汁担任非执行董事。公开资料还显示,达能集团联席首席运营官范易谋曾对外表示,等市场状况好转时就出售所持汇源果汁股权,并且对该22.98%股权估值3亿欧元,从目前来看,达能是以七折的代价离场的,足见去意已决。

  达能与汇源几年前曾爆发一场股权争夺战。2006年7月,达能进入汇源。半年后汇源果汁IPO时,达能借“反摊薄权力协议”行使优先认购权,以1.223亿美元的代价,将所持汇源果汁的股份由上市前的22.18%增持至24.32%,仅次于汇源董事长朱新礼39.6%的持股数。2007年3月,汇源行使“超额配售选择权”再次额外发行6000万股,将达能持有股份稀释到21.3%,朱新礼家族持股增至42.14%。

  此次,达能不断强调转让汇源股份,是基于自身业务调整,并肯定汇源之龙头地位,但市场怀疑,达能出售汇源是控股汇源无望,并对汇源业绩失望,宁可分文未赚,平手离场。

战略调整或意在独资

  分析人士指出,与汇源分手之后,达能在中国已成为一个真正的独资企业,也许这才是达能真正的战略调整。 

达能宣布将所持汇源果汁股权让予赛富基金后第二天,汇源果汁、达能、赛富基金三方在北京召开发布会。朱新礼与赛富基金首席合伙人阎焱在会上阐述了二者长期合作计划。

  对于达能的退出,达能中国区总裁秦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一再强调,退出汇源的唯一原因是达能全球水业务的调整。

  调整的具体方向都有哪些?全球业务究竟怎样调整?面对记者这样的提问,秦鹏以“今天这样的场合我们应该更多讨论汇源未来的发展,而不是讲述达能”避开了。

  7月28日宣布退出汇源的当天,达能在给媒体发来的声明中称,达能此次转让汇源果汁的少数股份权益的决定,符合公司发展水饮料业务部门的战略,即集中发展以天然矿泉水和天然泉水为主的饮料业务。

  声明中称,自上世纪80年代末进入中国市场以来,达能集团已在其专注的健康食品的四大业务领域树立了稳固地位:包括新鲜乳制品、水饮料、婴儿营养品和医疗营养品。达能将继续集中力量发展四大核心领域的业务,加速在中国市场的发展。

  对于达能的上述说法,有质疑称,在与汇源分手之前,达能还先后与娃哈哈、光明、蒙牛等中方合作伙伴分道扬镳。那么,达能与光明、蒙牛等的分手,又是什么原因呢?难道新鲜乳制品不是光明与蒙牛等的重点吗?

  有分析人士指出,达能与中国合作伙伴的分手,不是简单的战略调整。与汇源分手之后,达能在中国已成为一个真正的独资企业,未来,达能中国四大核心业务将全部以独立发展的姿态实现。也许,这才是达能的真正目的,或者说是真正的战略调整。

  “达能于上世纪80年代进入中国市场,在中国已拥有20个工厂和9000名员工。更重要的,经过与中国多家知名企业的合作,达能不仅充分了解了中国的市场、中国的消费者、中国的国情,而且已经建立了比较好的信誉和关系,已经具备了独立经营、独立闯市场、独立处理各种复杂关系的基础。”上述分析人士指出。

  曾力推并购、合资

  多年来,达能先后收购乐百氏、正广和等,但收购之后,这些品牌的竞争力变弱了。

  法国达能集团是世界著名的食品和饮料集团之一,是世界500强企业。

  目前,达能在中国的业务包括,以生产“碧悠”酸奶为主的达能乳业;以生产矿泉水和纯净水为主的乐百氏、益力和正广和;以生产婴幼儿奶粉“多美滋”为主的上海英特儿营养乳品有限公司;以及进口高端矿泉水品牌“依云”。在临床营养品上,达能全球三家工厂之一便在无锡,是肠内营养品和输注产品的全球主要供应点。

  据公开资料显示,达能先后在中国收购、参股的企业很多,如乐百氏、娃哈哈、正广和、蒙牛、光明乳业(600597,股吧)等。从2005年开始,中国成为达能继法国、西班牙及加那利群岛之后的第三大销售市场。2006年,在法国达能集团140亿欧元的全球销售额中,中国贡献了14亿欧元。

  秦鹏曾这样表述:“达能的发展历史,是通过并购、通过合作伙伴发展起来的。”

  那么与光明、蒙牛、娃哈哈、汇源果汁分手后,达能在中国能否维持其优势地位?秦鹏表示:“过去两年,达能在华投资从未退步,四大核心业务发展很好”。

  今年6月,达能曾在法国对部分媒体表示,目前在中国市场,达能最难的问题是如何找到业务的重心。

  记者发现,此前数年达能在中国的品牌形象,有点像一个“投资基金”。出售汇源股权之后的达能,在中国业务拓展回归到以产品为中心,而架构则回归到独资道路。

  达能此前一直在探索一条更快的在中国发展之路,那就是合资。从达能进入中国这些年所进行的合资事件也可以看出,入股乐百氏、益力、光明乳业、正广和、蒙牛以及汇源果汁,基本都符合其四大业务板块内容。达能一再强调,鲜乳制品、水饮料、婴儿营养品和医学营养品四大业务在中国都有开展。

  不过,达能的合资之路却并不顺利。全资控股乐百氏及正广和后,两个饮用水品牌的竞争力变弱了。

婚变后宁选单身

  达能高管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在中国这样一个潜力巨大的市场,达能仍倾向于走更容易把控的独资化道路。 

达能与蒙牛在2006年高调宣布“结婚”,一年后则闪电离异。2007年12月,蒙牛乳业集团与达能在京联合宣布,双方成立合资企业合约于2007年12月18日终止。这也是当年10月与光明乳业分手后,达能在中国的又一场“离婚”事件。

  与娃哈哈的“结合”与“离婚”更是闹得沸沸扬扬,自从达能与娃哈哈的合资纠纷爆发之后,达能在中国的合资业务中一直处于淡出的状态,先后从光明乳业、蒙牛股东行列中退出。

  当时还有媒体评论说,退出娃哈哈是达能在中国遭遇的最大挫折,其中国市场业务正陷入无以为继的尴尬境地。

  早在2007年11月,在与娃哈哈争斗正酣的时候,达能董事长兼CEO弗兰克·里布曾重申在中国进行独立投资的愿望。他表示,“与其为获取权益而陷入一场无休止的战争,不如收购上海地区一家奶制品厂的全部资产。”

  几乎与此同时,达能收购了上海妙士乳业位于北京和上海的工厂,率先在乳业方面实现独资化。

  在水业务方面,达能也逐渐在股权上加以渗透。1998年,达能收购深圳益力食品公司54.2%股权,到了2007年,达能已经持有达能益力合资公司的全部股份。至于乐百氏,早在2000年,达能就收购了乐百氏92%的股权。

  今年6月,达能集团联席首席运营官范易谋接受媒体采访时再次强调,在中国这样一个潜力巨大的市场,达能仍倾向于走更容易把控的独资化道路。

  娃哈哈

  1996年,达能开始与娃哈哈建立合资公司。2009年“十一”长假的前一天,达能娃哈哈共同宣布,双方和平“离婚”,至此,达娃之间从2006年开始的漫长口水战和法律诉讼宣告结束。据报道,达能在娃哈哈累计投资14亿元,获得分红35亿元。娃哈哈董事长宗庆后透露说支付分手费14亿元。

  乐百氏

  2000年2月,达能以23.8亿元收购当时的饮料巨头乐百氏92%的股权。当时乐百氏桶装水连续三年销售量和市场覆盖率名列全国第一。目前乐百氏连年亏损。

  光明乳业

  2000年10月,光明乳业改制为股份公司,达能入股5%,其后增持至20.01%,成为第三大股东。2007年10月达能以每股4.58元的价格出售全部股权,并总计向光明支付4.1亿元的相关市场渠道补偿。入股成本约为7亿元,入股期间获得光明乳业分红约4000万元,股票套现9.73亿元。

  蒙牛乳业

  2006年12月18日,蒙牛与达能设立三家合资公司,一年后宣告流产。

  益力

  1998年,达能收购深圳益力食品公司54.2%股权,其后达能全资控股益力,主要生产矿泉水。

  正广和

  2001年,达能以1.5亿元收购梅林正广和饮用水有限公司50%股份,并最终掌握其经营控制权。“正广和”是当时的华东地区桶装水霸主。2001-2003年,正广和在上海桶装水市场占有50%以上的市场份额,营业收入1.58亿-1.65亿元,净利润388万-1162万元。2004年达能接手正广和后,在上海的市场份额逐渐萎缩。

  汇源果汁

  2006年7月,法国达能以持股22.18%的比例成为中国汇源集团的第二大股东,其又在汇源果汁IPO时,以1.223亿美元代价一度增持至24.32%。2010年7月28日宣布将股权售予赛富基金。不考虑汇率变化达能几乎保本。

  妙士乳业

  2008年1月,达能收购了上海妙士乳业有限公司的两家工厂,三聚氰胺事件后借助该工厂重新生产并销售“碧悠”酸奶。北京妙士工厂转为达能旗下,达能碧悠酸奶主要由原北京妙士乳业的工厂负责供应。

外商独资经营成为趋势

  达能要搞独资,是一个特别大的转变。最近5年时间里,我国新批的外商投资企业,独资的占70%左右。而在1995年以前,合资合作的占绝对比重,那时候独资的很少。

进入中国十几年来,达能和很多中国企业合资,但发展的都不是特别好。这起码证明,达能这种企业文化、企业管理方式,到中国来和中国的企业文化(不管是国营企业还是民营企业),有些合不来,所以最后合作得都不愉快。

  基于此,达能的新战略模式确定了,在整个经营模式上,达能要搞独资,凭自己对中国市场的了解,不管做好做坏都是自己承担,起码不去搞内耗了。

  达能这么做是一个特别大的转变,这种转变是达能这几年才做的,但实际上是在中国的跨国公司在最近10年就往这个方向转了。

  在中国,不仅达能面临这样一个问题,实际上很多跨国公司都面临这样一个问题,在中国的投资不再选择合资合作,更愿选择独资。

  一组数据最能说明问题,最近5年时间里,我国新批的外商投资企业,独资的占70%左右。而在1995年以前,合资合作的占绝对比重,那时候独资的很少,一方面是独资的有政策限制,很多行业不许外商独资,必须搞合资合作,另外一个原因是那时候外商对中国不熟悉,进来以后和中方伙伴合作是最方便的办法。

  但后来,我们政策放宽了,另一方面是外商和中方合作伙伴在合作的过程中,出现了很多的问题,包括达能也遇到了这类问题。所以最近几年,独资企业占外商投资的绝大部分。

  在达能进入中国的这十几年时间里,很难说达能是成功还是失败。另外,达能的经营领域也开始收缩,基本上着重做水了,达能的水在全球市场还是很有竞争力的,这是达能对中国的市场认识发生的变化。

  营销专家、北京CBCT品牌营销机构董事长李志起:

  达能十余年来“败走中国”

  达能如果在这个时候搞独资,那就意味着它要跟自己培养起来的徒弟、原来的合作伙伴来正面竞争。败走中国,可以说是达能这十几年来的发展总结。

  达能的中国战略可能确实是出了问题,上世纪90年代在中国搞合资是正确的。那时和中国企业的合作,达能是不主导、不控股,这样的合作彼此相安无事,中国的企业借助了达能的资金和技术,达能也达到了提高在中国市场占有率的目的。

  但2000年以后,达能在中国开始逐步转入主导型的发展,从合资到控股,达能的问题就出在这了,它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中国的食品饮料企业,这十几年发展太快,大家都知道这个市场蛋糕有多大,中国企业的能力不像之前那么缺乏。

  这十几年,达能可以提供给中国企业的帮助有多少大家都看得很清楚,在这种情况下,达能还想控制中方企业,还想获得主导地位,中方企业就不会很舒服。达能在中国扮演一个战略投资者或者财务投资者的身份更适合一些。

  对于今后的发展道路,达能走独资之路的成功率有多高,这有待观察,因为达能擅长的这几个领域,包括之前布好局的饮料、牛奶等领域,中国的本土企业已经成长起来,市场占有率非常高。如果在这个时候达能搞独资,那就意味着它要跟自己培养起来的徒弟、原来的合作伙伴来正面竞争。这个时候很多中国的企业是非常有底气的,不会害怕和达能竞争。

  败走中国,可以说是达能这十几年来的发展总结。

 北京东方艾格农业咨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高级分析师陈树韦:

  达能收缩产品线风险很大

  达能提出的今后重点是发展水业务。要想在一个市场上成功,应该尽快扩展产品线而不是收缩,如果局限在一个产品线,风险就更大。达能的战略改变能不能成功并不乐观。

达能在中国的成功与失败还是要看从哪个角度来观察,从行业领域的角度看也许是失败的,但是从盈利的角度看是算成功的,投资是获得了回报的。

  达能这么多年在中国的合资更像是财务投资而非产业投资。进入中国市场这么多年,达能得到更多的也是类似娃哈哈这样的股权投资回报。公开资料显示,达能在娃哈哈投资14亿元,累计获得的分红已达到35亿元,还不包括宗庆后支付的一笔价值不菲的分手费。

  达能对中国市场的研究并不到位,管理和文化上的冲突并不是无法避免。可口可乐在中国拥有众多合资企业却并未出现类似达能与中方之间的纠纷,这主要原因在于可口可乐牢牢把握了对合资企业的采购与销售等关键环节的控制权,合资企业仅仅定位为一个工厂而已。

  达能在中国的投资,不是立足于对中国市场的研究,更多的是短进短出,投资两三年或是几年的时间就退出。而不是把精力放在对品牌的塑造上。也许在达能进入中国时就给自己这样定位了。

  达能提出的今后重点是发展水业务,即使可口可乐这么大的市场份额,都在果汁、乳饮料等其他饮料产品上扩展产品线。所以达能要想在一个市场上成功,应该尽快扩展产品线而不是收缩,如果局限在一个产品线,风险就更大。达能开始一系列的战略改变,但能不能成功并不乐观。

  和君创业咨询公司总裁李肃(曾在达、娃股权纠纷中担任娃哈哈代理律师):

  达能四处出击更像是搅局

  近几年达能在中国的投资战略失败偏多,其投资不合常理,需要重新调整。达能并不是投行机构,不可能捞一把就走,近几年达能四处出击更像是在搅局。

  退出汇源表明,达能进入中国的整体战略是全面失败了。达能转手汇源是注定的,达能作为二股东不可能对汇源公司形成控制权。且近几年达能在中国的投资战略失败偏多,虽多次出击投资娃哈哈、光明等企业,但是其投资不合常理,需要重新调整。达能并不是投行机构,不可能捞一把就走,近几年达能四处出击更像是在搅局。

  达能早就有卖掉汇源的想法,只是一直在等价钱,这次没有等到满意的价格就迫不急待全卖了。接下来达能在中国就要重新定战略,老老实实做产品,达能带着产业目的搞参股必死无疑。

  至于达能进入中国以来投资过诸多企业是赔是赚的问题,达能这么多年不会不赚钱,但如果它老老实实办企业,赚得会更多。

  十几年的时间,达能在中国整个战略是失败的,这次真应该好好做出调整。而且现在中国的食品饮料业机会很大,确实需要有实力的企业来参与整合,如果达能选的人特别好,同时战略也好,那就有希望。

 

2
汇源:是否遭贱卖?
软银赛富接手达能股份 汇源否认贱卖继续寻财团

7月28日夜间,达能给全国财经媒体发出一封邮件,简短的内容包含了重大的的信息:达能将在汇源持有的22.98%股权出售给软银赛富(SAIF),交易价格为每股6元,交易成交金额约为20.24亿港元。这个价格仅是2008年可口可乐开出的收购价的一半,有媒体称汇源股权遭到贱卖。而对于此次退出汇源果汁,已经请辞汇源果汁集团非执行董事的达能中国区总裁秦鹏解释为“达能在中国的战略调整”。对于未来会否有出售汇源持股,汇源董事长朱新礼指汇源不拒绝合作,但合作可以采用包括合资在内的不同形式进行,并不限于出售股份,而他本人对于果汁产业以及汇源仍非常看好。

关于价格质疑:汇源否认贱卖

尽管这一价格与2008年可口可乐提出的每股12.2港元价格(总价24亿美元)相差甚远,甚至有媒体解读为“贱卖”。但在达能宣布将所持汇源果汁股权让予软银赛富后第二天,汇源果汁、达能、软银赛富三方在北京召开发布会。朱新礼否认了汇源果汁遭贱卖的说法。他在会上回应,“这一次6港元的价格,与可口可乐的12.2港元不可相提并论,因为可口可乐是全面收购,这一次只是股东交易。而且全球金融危机以后,上市公司的估值与2008年相比都有了很大变化。这次的交易是多赢的,汇源果汁管理层和骨干也获得了激励机会。”

据悉,此次软银赛富与汇源签订的“员工现金收益计划”中规定,在汇源业绩增长高于行业增长的情况下,将其购买股份的7%-7.5%带来的净现金收益用于激励汇源管理层和员工。如果该计划真正实施,汇源管理层和员工将会获得1亿期权的巨额激励。

但实际上,达能此前对自己的这部分股权收益有着更高的期望。早在2008年可口可乐确定收购汇源果汁的时候,达能就已经分批把安排在汇源果汁的其他人员全部撤出。

公开资料还显示,达能集团首席执行官范易谋曾对外表示,等市场状况好转时就出售所持汇源果汁股权,并且对该22.98%股权估值3亿欧元,不过从目前的售价来看,与达能此前的预期有着不小的差距,虽然双方均强调四年合作愉快,但到底是出于何种原因促使达能选择在这个时候全身而退,引起了媒体的诸多猜测。

关于达能战略:或专注鲜乳品业务

对于达能的隐退,达能的官方解释为“达能在中国的战略调整”。据悉,目前达能在中国的业务包括饮用水、婴儿营养品、医疗营养品、酸奶制品等,其中每一类业务在中国都是充分竞争的细分行业。不过,达能是出于哪些战略考量呢?

“2009年财报中占达能集团营收57%的鲜乳制品业务,在亚洲市场的占有率则为12%。”达能集团企业传讯部副总裁Laurent Sacchi 称。据估算,中国市场的占有率则与亚洲市场相当或者更低。在2009年达能财报中,亚洲市场营收鲜乳制品、水饮料、婴儿营养品和医学营养品各占12%、37%、48%和3%。全球业务比例与亚洲比例形成较大反差,依次分别是57%、20%、17%和6%。这可以看出,达能中国的下一步中,鲜乳制品或将成为新的业务重心。达能鲜乳制品中外差异的表现从Activia 品牌也可以看出一二。其中一款从1986年研发销售的酸奶,是达能鲜乳制品中名副其实的明星产品,2009年,该品牌在全球的销售额超过26亿欧元,同比增长29%,占达能全球鲜乳制品86亿欧元收入中的三成左右。

据此,媒体分析,达能未来在中国的发展也将专注鲜乳制品。

关于汇源未来:继续寻找接盘者

自2008年汇源嫁入可口可乐“豪门梦碎”后,关于可口可乐的接盘者也不断涌现,却只打雷不下雨,直至今近日,达能宣布退出,外界对于汇源的未来多了更多的猜测基础。而朱新礼也表示并不排除“合作”。但业内人士分析,软银赛富作为私募基金,不可能长期持有,汇源还是需要寻找下一个接盘者。

据媒体分析,朱新礼要卖的心一直都有,想接盘的也不在少数,但一直没有下文。不管是战略投资者达能还是现在的私募基金软银赛富,汇源需要的接盘者将是和汇源战略利益互补,资源渠道共用的企业,不排除传闻中的接盘者统一和中粮成为现实,有分析称。

3
私募基金赛富:接手汇源后有何动作?
赛富与汇源“闪婚” 完成其国内快消最大投资案

昨日(7月29日),汇源果汁(01886-HK)就其第二大股东法国达能集团以2亿欧元的价格转让22.98%的股份一事接受业内媒体采访。本报记者在会上获悉,赛富公司与汇源的"闪电联姻"成就了该公司在国内快消行业最大的一笔投资案。因此消息,昨日汇源果汁股价大幅飙升,收市报收于5.83港元,涨幅逾7%。

    低价说回应:不可同日而语

    28日,汇源果汁第二大股东--法国达能集团宣布出售持有的中国汇源果汁集团22.98%的股份,售价为2亿欧元(合2.603亿美元),买家为赛富亚洲投资基金管理公司(SAIFPartners)(以下简称赛富基金)。

    仔细观察不难发现,与此前可口可乐并购案相比,达能同样的股份身价对比"悬殊"。在可口可乐汇源并购案中,达能曾表示将拥有22.98%汇源果汁股价将全部转让可口可乐,按照每股做价12.2港元。达能可收益5.51亿美元。

    而此次达能将同样的股份作价仅为2.6亿美元左右。如果计算入资金成本以及其他因素,可以说达能集团在汇源上赚得不多。

    "赛富此次是溢价收购,两个事情不能相提并论,不可同日而语。"对于达能不赚钱一说,汇源董事长朱新礼表示,此前可口可乐是整体并购汇源,赛富基金则是购买汇源的部分股份;另外经过金融危机之后,资本市场有了很大折扣,赛富的交易价格为每股6港元,高于28日5.42港元价格。

    另外,对于此前惯于以参股、控股方式进入国内公司的达能,此次推出汇源,被业界与此前"与蒙牛、光明、娃哈哈的不成功"姻缘"联系起来。

    已经请辞汇源果汁集团非执行董事一职达能中国区总裁秦鹏,在会上表示上此举是出于符合达能整体战略调整。"此前公司出售其在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全资子公司---Frucor饮料公司正是为了更加专注于纯水业务。"

    对达能专注矿泉水一说,业内人士也感到疑惑。营销专家李志起认为,国内矿泉水市场竞争激烈,达能要想进入并不轻松。以加多宝集团旗下"昆仑山"为例,至今尚未从高端饮用水市场中寻找到差异化市场诉求点,并且至今仍没有实现盈利预期目标。所以达能在国内的业务发展也需要拭目以待。

    赛富:2周即完成尽职调查

    SAIF的首席合伙人阎炎目前已接替达能中国区总裁秦鹏,获委任为汇源非执行董事。阎炎接受本报采访表示将不会直接介入汇源管理,不参与汇源日常管理,但是将会通过董事会对公司进行影响。

    据其透露,赛富公司与汇源可谓是闪电"联姻",赛富对公司进行尽职调查仅用了2周时间。朱新礼透露在达能向赛富出售股份交易中,汇源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

    对于私募进入已上市公司的意图,阎炎表示主要看中长期回报和效益不是短期套利,并未与汇源签署任何私下协议,也没有禁售期和退出时间。

    赛富亚洲投资基金(SAIFPartners)是亚洲最大的成长期企业股权投资和风险投资基金之一,目前管理总规模超过35亿美元的投资基金。在中国赛富投资了盛大网络、中国数字电视、神州数码、银联商务、旭美薯业、凡客诚品等公司。

    另外,软银赛富还与汇源果汁集团签订了一份"员工现金收益计划"。计划中规定,将其购买股份的7%-7.5%带来的净现金收益用于激励汇源管理层和员工。如果该计划真正实施,汇源管理层和员工将会获得1亿期权的巨额激励。

    对此朱新礼表示,实施激励的前提条件是增长汇源业绩增长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他预期目前国内饮料行业的平均增速为20%左右。

    朱新礼:欢迎有实力的投资者

    可乐并购被否后,朱新礼曾在公开场合下表达了继续寻找接盘者的愿望。对此朱新礼仍表示,"汇源果汁非常乐意有新的合作方式和合作机会出现",但是他同时强调,目前高浓度果汁仍为企业的主力,汇源仍将工作重心放在农业-工业-消费服务业的产业链的整合上。但近期汇源一直在低浓度果汁市场积极运作。记者获悉,汇源一款果汁加汽饮料新品类--果汁果乐,上市两个月销售额突破亿元。

    也有业内人士分析,继可口可乐提出收购被否决后,软银赛富此次与汇源合作很可能是一种过渡性选择。"私募不可能长期持有汇源,汇源应该是正在寻找下一接盘者。"营销专家李志起认为,下一个接盘者将会是和会员战略利益互补,资源渠道共用的企业。此前传闻的中粮集团、统一集团都将是理想对象。

4
达能缘何出悉数售汇源股份?
5
原因一:达能负债过高 套现解困
09年:拟筹资30亿欧元达能欲解债务困局

法国饮料巨头达能(Danone)25日宣布,将通过配股发行筹资30亿欧元(约合42亿美元),以减少公司债务,强化资本结构、增强其支持有机增长的灵活性和为中小型收购提供资金。

“现有股东将获得优先认购权,配股发行之后,达能的负债率将降至1.7倍,而且可以使公司避免被迫贱卖非战略性业务。”达能方面表示,配股发行的细节将于本周宣布。

尽管达能去年实现净利达13亿欧元,但达能旗下的依云(Evian)、Badoit等瓶装水业务在西欧的销量开始下滑,其奶制品在不少市场的销售业绩也出现放缓迹象。今年2月,达能方面曾表示,预计今年的消费不会反弹。

据了解,目前达能债务率已高达2.7倍,远高于其竞争对手1.5倍的平均水平。尤其是在2007年,达能以123亿欧元的代价收购荷兰食品生产巨头纽密科(Numico)之后,达能的债务负担更是达到110亿欧元。

而达能方面则希望将负债率降低到同行1.5倍的平均水平。一旦通过增发新股成功融资,达能的财务状况将得到改善,这一目标有了实现的可能。此次配股发行的顾问公司是摩根大通(JPMorgan)和法国农业信贷银行(Credit Agricole)的投行子公司东方汇理银行。

对此,有法国媒体认为,达能在此时推出股市融资计划,主要是由于其股价近期快速回升。自3月中旬,达能股价大幅下跌之后,达能股价在两个月的时间里回升了20%以上。此时增发新股融资,可以在同等融资额的情况下减少对股权的稀释。

事实上,这并非达能首次出手缓解债务负担。在去年10月,达能通过下属的达能亚太管理有限公司,向三得利集团以超过6亿欧元的价格出售其在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全资子公司——Frucor饮料公司。

当时,达能方面认为,这将有助于其更好地发展其核心业务。该笔交易的收益将用于偿还集团债务。

除了缓解财务压力,此次的配股筹集还有望使达能避免被迫贱卖非战略性业务。达能集团首席运营官范易谋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达能将暂缓一些原先计划的资产销售,比如出售其持有的中国汇源果汁[5.78 -0.86%]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汇源果汁”,01886.HK)25%的股份,直到市场条件改善。

目前,达能仍是汇源果汁的第二大股东。早在汇源果汁赴香港上市之前,达能就在2006年入股汇源股,并在汇源果汁上市后行使优先认购权增持股份到24.32%。去年9月,可口可乐向汇源果汁发出全面收购要约,达能有望趁机套现达41亿港币。不过,这个要约收购计划并未获得中国商务部批准。达能的套现计划也因此暂时搁浅。

6
原因二:达能调整战略 专注四大核心业务
达能:在华26家工厂中99.7%已是独资

 

日前,达能集团突然抛售手中持有的全部近三成汇源果汁(1886.HK)股权套现2亿欧元,并表示以后将专注于新鲜乳、水、婴儿营养品和医学营养品业务,引发市场广泛关注。达能到底是打什么“算盘”?对此,达能集团发言人LaurentSacchi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国是全球4个有齐以上4大业务的市场之一,公司面临的挑战是怎么在华把重点业务培养起来。

99.7%工厂已是达能独资

 随着近年达能不断退出包括汇源、娃哈哈和光明乳业等合资合作,LaurentSacchi表示在26家中国工厂中,99.7%已是达能独资。

LaurentSacchi表示,上海和广州是在华业务核心城市。“酸奶不是传统的中国食品,广州和上海深受西方影响,对酸奶较为认可。”他表示,在去年早些时候,一度撤出的酸奶业务已在北京工厂重启,并实现全资拥有和100%本地生产。

从战略规划上,汇源所在的果汁业务,已不是达能想继续深入的产业了。“达能的核心饮料实际上是天然矿泉水,因为在纯净水上面临着很多中国当地较高占有率品牌的竞争。”LaurentSacchi表示。


 
7
原因三:汇源果汁 发展前景不甚明朗
汇源涉足碳酸饮料 挑战大于机遇

在今年3月26日,朱新礼在北京宣布,汇源果汁重砸50亿元推出系列全新碳酸饮料“果汁果乐”。在当天的发布会上,朱新礼本人对媒体坦言,汇源进军碳酸饮料是临时改变的战略。对于汇源的此次举措,快消品营销专家王新业表示不看好。据王新业的分析,近两年,因为健康理念的推广,不少消费者已经把碳酸饮料列入了“黑名单”,为此,碳酸饮料巨头们都不约而同地实施改良策略,虽然加入了果汁、低糖等,可是依然很难改变人们已经形成的观念。”

中投顾问食品行业研究员周思然也认为,“尽管我国的碳酸饮料市场仍然高达400亿,位居于饮料行业第二位,仅次于饮用水市场。但是我们需要注意到的一点是,碳酸饮料市场两乐已占据了90%以上的市场份额,面对这些资金雄厚的外资品牌,汇源应该如何突破瓶颈,在它们的夹击下获得自己的一席之地呢,其中的艰巨程度可想而知。”

对于软银赛富此次入股汇源果汁,周思然认为是挑战大于机遇。“对于软银赛富来说,既然将自己利益与汇源利益捆绑在一起了,那么在资金等方面就要给予汇源以足够的支持:一方面,要助推汇源在其主营业务中高浓度果汁领域再上一层楼;另一方面,要帮助汇源在低浓度果汁、碳酸饮料等领域取得较大的突破。”周思然如是说。

8
业界:评点分析
汇源达能分手 前途未卜

达能撤出汇源

7月28日晚间,法国达能与汇源果汁先后以一纸公告宣布“分手”:法国达能已同意以约2.63亿欧元(约合17.6亿人民币)的价格向赛富亚洲投资基金管理公司转让其所持有的汇源果汁约3.3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2.98%,交易价格为每股6元,成交金额约为20.24亿港元。

这是达能在退出光明乳业、梅林正广、蒙牛、娃哈哈之后,第五次宣布退出其在中国投资的企业。

“入驻”汇源4年之后,达能缘何选择退出?在随后的公开声明中,达能称此次转让汇源果汁少数股份权益的决定,“符合公司发展水饮料业务部门的战略,即集中发展以天然矿泉水和天然泉水为主的饮料业务”。达能同时表示未来将继续集中力量发展新鲜乳制品、水饮料、婴儿营养品和医疗营养品等四大核心领域。

其实,达能在去年就已萌生退意。汇源第三大投资方华平基金在可口可乐并购案被否不久后看淡撤出,达能一直在寻求接盘者。然而,迫于并购被否后汇源股价的接连下挫以及经济危机的糟糕形势,达能始终未能如愿。

东方艾格农业咨询有限公司饮料分析师陈静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分析,“达能一直以资本投资而非产业投资的角色进入娃哈哈、蒙牛、汇源等,这样的定位使得达能在退出汇源时,对汇源的影响不会太大,短期内汇源可能要面对管理层的调整波动。”作为投资者而非生产经营者的达能,仅有秦鹏一人在汇源担任非执行董事,目前秦鹏已经请辞该职务。同时,赛富首席合伙人阎焱已获委任汇源果汁非执行董事。

面临新挑战

尽管达能对外声明此番退出是为了“集中发展以天然矿泉水和天然泉水为主的饮料业务”,但有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达能最近的业绩并不理想,保本退出汇源可以缓解资本压力。在过去三年饱尝娃哈哈、光明、蒙牛的合资失败后,达能决定独立发展中国业务。

不过,陈静表示,“快速消费品素以渠道为王,未来想独立自主发展的达能,在销售渠道、产能与运营成本控制等方面,都将面临巨大的挑战。”

汇源集团总裁助理曲冰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际资本竞相向汇源伸出橄榄枝,再一次证明了汇源的市场和品牌价值。

不过,记者注意到,赛富与汇源签订的“员工现金收益计划”有一个重要前提,即“在汇源业绩增长高于行业增长的情况下”,才会将其购买股份的7%—7.5%带来的净现金收益用于激励汇源管理层和员工。这也意味着,汇源管理层和员工若想获得1亿期权的巨额激励,必须给新股东交上一份满意答卷。

但是,目前汇源中高浓度果汁增长乏力。汇源果汁2009年年报数据显示,汇源2009年果蔬汁的销量为84万多吨,2009年销售较2008年销量仅增加0.9%。该份年报坦承,“本集团产品销售额的增长低于中国果蔬汁市场产品销售额的平均增长水平”。

同时,今年3月重砸50亿元推出的全新碳酸饮料“果汁果乐”也面临挑战。“果汁果乐的铺货率并不高,在市场上一直不温不火,对汇源的业绩拉动并不明显。”陈静表示,汇源能否在低浓度果汁和碳酸饮料等领域取得突破是其真正的挑战。

相关新闻
大声说出您的想法和观点

暂时没有评论![我要评论]

关于糖酒快讯 -  联系方式 -  招聘信息 -  服务项目 -  网站地图 -  手机客户端 -  白酒大全
新闻报料热线:028-66000120   广告服务热线:028-86062288   90天使会会员热线:028-86062266   90天使会沙龙咨询热线:028-86065777
投搞邮箱:xinshipin2015@163.com     投诉咨询热线:028-86061166     投诉邮箱:tangjkx@sina.com
成都九石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川B2-20050271  蜀ICP备09003944号